參加海上絲綢之路申遺的九座城市代表簽署了《聯合推動“海上絲綢之路”文化遺產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泉州共識》
  原標題:九城聯動簽署《泉州共識》助海上絲綢之路申遺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邢楠):11月28日,為期兩天的“海上絲綢之路與世界文化遺產申報學術研討會”在福建省泉州市落幕。
  作為在泉州舉行的“海上絲綢之路文化節”的一個組成部分,此次研討會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包括泉州市、福州市、北海市、廣州市、漳州市、寧波市、南京市、揚州市、蓬萊市在內的九個城市,共同簽署了《聯合推動“海上絲綢之路”文化遺產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泉州共識》(簡稱《泉州共識》)。
  本次《泉州共識》的簽署為九個城市統一了目標,明示了為海絲申遺共同協作、共同推進的願景,在遺產研究成果共享,以及進行聯合宣傳時,提供了一個良好的溝通交流平臺,進一步為“海絲申遺”的成功創造有利條件。
  在研討會的最後,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秘書長杜越對研討會做了總結性發言,並指出了海絲申遺在國際上的嚴峻形勢。他認為,絲綢之路的偉大意義在於,它的誕生為半個世界的文明搭建了一個經濟、文化、人員交流的通道,並持續了千年之久,因此它的影響的深遠程度遠遠超出了中國的個體範圍。但也是由此為海絲申遺帶來了幾點國際層面上需要考慮的問題。
  首先,我們要意識到世界對於海上絲綢之路始源於中國是認可的,但是同樣對海上絲綢之路的認知是國際性的,因此海絲的申遺也必須進行多國聯合申報才能讓它具有價值,才會得到最終的認可並通過。
  杜越對此表示:“在1990年的時候,就是在泉州,當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啟動了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重大研究,並得到了國際上的廣泛支持,教科文組織的決心也很大,而且從一開始它的定位就在國際層面上,完全不在國家層面上。我們中國在這樣一場絲綢之路的、文化的占領之中,我們應該起到一個全球大國的作用,不僅僅局限於我們這幾個城市,我們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但是要想把這件事情做成,我們必須要在世界上鏈接至少七、八個國家,才有可能把海上絲綢之路的申遺搞成功,而且從一開始就要把它的定位放在國際層面上。這也才符合習主席提出的黨中央的‘一路一帶’的大戰略。”
  其次,正因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覆蓋範圍廣泛,通過這條通道不同國家人民的往來也變得非常密切,在一個漫長的時間里,各國都在這條通道上留下諸多不可磨滅的足跡,因此這些國家也都具備了分段申請海上絲綢之路的資歷,並且在國際聯合這個層面上已經走在了中國的前面。今日在世界範圍內,誰來揮舞‘申請海上絲綢之路’的領路大旗,這還是一個未知數,“因為我有個消息可以通報大家,在我們自己非常積極,在我們非常熱心推動海上絲綢之路的時候,其實印度已經走在你們前面了。他不但開展了研究,他過幾天可能就要跟幾個南亞的國家,開展海上絲綢之路的國際研討會。就今年七月份卡塔爾的世界遺產大會上,印度做了精心的準備,把他們自己的海上絲綢之路——他們叫“海上景觀之路”,已經做成了片子,已經做成了完整項目,已經向世界公佈了。當時把我們一個不落的都請去觀看了。
  你想我們在搶絲綢之路,印度也在搶,日本、韓國都在搶。日本做的準備不見得比我們晚,但是日本覺悟到這個事情後,所採取的實際行動比我們更加有力。所以說這面旗幟不僅僅中國在抓,其他國家也在抓,與其說你們面臨的內部壓力大,而外部面臨的壓力更大。
  所以我們應該把外部壓力,變為我們迅速統一思想,迅速建立協調機制,迅速開始制定規劃,而且迅速啟動我們海上絲綢之路申遺的一個重要的推動力。”
  在這樣的國際形勢下,杜越為參加研討會的九城代表提供了幾點自己的看法和建議。他贊揚《泉州共識》是一次非常積極的大會,讓大家意識到海絲申遺首先一定是一個國際項目,這是海絲申遺能夠成功的起點;其次就是大家要真如《泉州共識》中提到的,做到善於協調和共享,統一步驟,最終明白自己應該為海絲的申遺做些什麼。
  而在對外交往上,則應該更多的與教科文組織等國際機構合作,並吸引國際註意力。對這一問題在研討會上,寧波的代表就提出要把海絲的展覽推到日本、韓國、東南亞、美國等地區,增加國際的支持力度;而南京的代表也認為,大家在籌劃海絲活動的時候,就不能再做國家範圍內的自娛自樂,而是要向外發展,得到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支持,否則海絲申遺將不能真正的走向海洋。杜越認為這些觀點和做法,都可以幫助中國在國際上拿到更多的海上絲綢之路的話語權,幫助推動申遺成功。
  在本次研討會上,九個城市的代表除了達成共識、加強合作,還有一個重要的訴求就是期待得到更多的支持和指導。大會主持人中國文虎學會副會長鄭國珍說:“我們今天期待,國家文物局、相關的省自治區政府文化行政管理部門,能夠對這個事情加強領導,中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能夠給我們多一些指導,這是我們的一個願景。”
  杜越秘書長對此作出了回應。他說即將在12月5日召開的教科文全國委員會工作會議上,海上絲綢之路的申遺也會被寫入其中。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今年3月27日,習近平主席訪問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這是他擔任主席後第一個訪問的聯合國組織,併在訪問期間大大的傳播了中國文明,並多次提到了海上絲綢之路。並且劉延東副總理隨後在9月份還對這一訪問成果進行了落實,併為海上絲綢之路揭幕。可以說海上絲綢之路的活動在國際層面上和政治層面上,從那一刻起就已經拉開了。所以應該說黨中央國務院對於這樣的活動不僅知道而且是支持的,國際層面上教科文組織作為始作俑者也會積極推動這個事情的發展。
  杜越秘書長還表示:“那麼從我們來講,我想我們沒有理由不把它做好,我們都應該抱著開放的心態,抱著一種大家相互之間配合的,多為國際社會做貢獻的這樣的一種思想,而不僅僅是從我們自己的角度來考慮問題,這樣才能把這件事情做好。今天我們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在考慮海上絲綢之路的時候必須要從這裡入手。因為只有從這裡入手,我們才能真正實現讓海絲的申遺能夠聯合起來很多的國家,並且才能夠和印度、斯裡蘭卡、巴基斯坦、越南甚至於菲律賓等國家開展有效的合作。
  所以有些老專家說過了‘我們應該以文化的邊疆代替現實的國界’。這句話非常有哲理。海上絲綢之路的申遺的成功,無論在東海或是南海,在這種高的政治敏感度的地區,以文化形式出現,以最低敏感度的項目來進行推動和平,樹立中國負責任大國與和平形象的最好形式。所以我想這個形式並不是靠幾個領導人,或我們某幾個人去做的,其實要靠大家,靠每一個人。
  中國要為人類做較大的貢獻。歷史上我們做了很大的貢獻,這一次絲綢之路的申遺我們也要做貢獻。每一個城市應該思考和考慮到我們怎麼才能做貢獻,因為只有通過做貢獻才能確保我們絲綢之路申遺的成功,才能確保我們中國在絲綢之路的申遺方面發揮主導地位,否則有可能在日本的資金下、在印度的技術之下,坦率的說我們就是跟班的,我想我們大家沒有哪一個人願意走到這一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應該有更強的使命感。”
  1
  《聯合推動“海上絲綢之路”文化遺產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泉州共識》的原件照片
  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秘書長杜越
創作者介紹

酒店打工

us76usen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