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下午,附近村民紛紛來到小子萱家,說起孫女的遭遇,小子萱奶奶痛哭流涕。記者按下快門的一瞬間,誰也不會想到,兩天之後,圖片左側坐在椅子上哄孩子的劉洪雲服毒身亡。記者 王鑫 攝
  齊魯網高唐10月25日訊 (記者 滿倩)25日下午15:02,@聊城發佈 消息,經公安機關偵查,山東高唐女嬰被針刺案犯罪嫌疑人鎖定,受傷女嬰舅媽劉洪雲(已服毒自殺)有重大作案嫌疑。相關工作正在深入開展中。
  24日下午14點58分29秒,高唐縣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報警稱有人服毒自殺。服毒自殺者劉洪雲,女,1988年8月出生,清明鎮劉莊村人,初中文化程度,是被針扎女嬰的舅媽,因搶救無效死亡。
  舅媽服毒前接受記者採訪
  而在24日上午一早,擁有兩個女兒的年輕母親,曾接受過齊魯網記者的採訪。採訪過程中,始終懷抱9個月大小女兒的劉洪雲並無異常,有禮貌地點頭微笑,一邊哄著孩子,一邊踱著步子,聽著記者和子萱姥姥、姥爺的談話,不時地插兩句話。
  閑聊中,劉洪雲曾詢問記者,“她爺爺回來了嗎?”“昨天晚上不是去(派出所)了?”“她奶奶呢(回來沒)?”一問一答中,表現十分鎮定。
  當記者反問她“您是小香弟媳婦是嗎?”劉洪雲坐在沙發上,摟了摟孩子,微微低下頭不好意思地笑著點點頭,一臉靦腆。
  小子萱姥姥回憶說,今年七月份,天熱家裡還鋪著涼席時,某天晌午過後,小子萱被抱到姥姥家東屋炕上玩,晚飯過後,差不多8點多鐘,劉玉香(子萱母親)打來電話問,“娘,你家沙發上有針啊?怎麼在子萱屁股上發現一根針呢?”
  子萱姥姥當時也很納悶,平時她在家裡不做針線活,有針也都收的好好的,怎麼會有針呢?“我就讓俺兒媳婦(劉洪雲)在沙發上找找,到處摸索摸索,沒有針。”
  講起這段時,劉洪雲懷裡的小女兒哭鬧不停,她只好抱起孩子輕輕哄著,拉開門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把孩子哄睡後,劉洪雲又走進來,直接坐在了記者對面,聊起了警察問訊的情況,“前天晚上(去派出所),跟俺對象,還有俺香姐姐大閨女,分開問的,也都是問的這些(針)事。”
  婆婆還原兒媳服毒第一現場
  24號下午兩點多劉洪雲服毒時,9個月大的孩子正在屋裡睡覺,子萱姥姥是第一個發現者。當25號記者再次走近小子萱姥姥家附近時,空氣里仍然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農藥味。
  小子萱姥姥告訴記者,“劉洪雲就是在家中服毒的,她在隔壁屋裡吐了以後叫我,我去那屋一聞就是藥味。”
  至於劉洪雲為何服毒?眼睛哭得紅腫的姥姥表示“不清楚,現在也只能是猜測。”
  今天上午,小子萱的姥爺抱起9個月大的孫女,孩子好奇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不哭也不鬧。老人慢慢走出衚衕,身後跟著子萱姥姥,他們將小孫女送進了一輛小轎車,車啟動塵土飛揚,子萱姥爺站在塵土中,望著跑遠的車子,回頭看了眼老伴。
  記者瞭解到,劉洪雲是家中獨生女,結婚後與公婆住在一起,育有二女,大女兒今年3歲,小女兒9個月大。從子萱姥爺家往東繞過幾條小衚衕,就是她的娘家。目前,劉洪雲母親情緒激動,身體不適仍在卧病輸液。
  案發後,劉洪雲的親戚朋友紛紛趕來。在這些親戚的印象中,劉洪雲平時很少出門,不愛說話,為人老實,比較內向。
  劉洪雲的一個表姐站在大門外,抹著眼淚痛哭,“百分百不是她乾的,她特別善良,跟誰都挺好的,也沒吵過,也沒鬧過,希望警察儘快破案證明她的清白……”
  下午15:02,@聊城發佈 消息,經公安機關偵查,山東高唐女嬰被針刺案犯罪嫌疑人鎖定,受傷女嬰舅媽劉洪雲(已服毒自殺)有重大作案嫌疑。
  希望真相早日大白於天下,齊魯網將第一時間公佈警方偵查結果。
(原標題:聊城針扎女嬰舅媽服毒現場還原 家人希望儘快破案)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酒店打工

us76usen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